愛德華

音樂,啤酒,妳的背影。
陰天,電影,妳的痕跡。

你敢不敢裸泳?

你敢不敢裸泳?

我想過,但不敢。當然不是因為我不會游泳。

而是因為,我一直幻想著有那麼一小片池塘,微瀾云云,野汀習習。春日遲遲里了無牽掛,裸走在池邊,靜聽風月與蟲草聲籟。此想法固然矯情,免不了被詬病為“裝...”。但似這般塵塵世界裡,如我這般甘守寂寞又無所傾解之人必散落在每一個陽光照不到的角落,等到日影斜斜方才打理了衣衫,準備熱身這喧嘩世界,正是如“白日放歌須縱酒”與“漫卷詩書喜欲狂”的落寞折射出的內心世界。待星斗漸隱,夜空漸藍,便就收拾起空酒瓶,兀自歸還各自那一方斗室。

所以我說,這正是那一方淨土,安靜的來,無聲的走。想說的話都在眼神里。

而或者,你看一看那池水,另一個你跳躍于靜水之上,正正然向你微笑。

想來世間的美好不過如此。

所以,借這LOFTER之地,讓你我以純粹之心,暢快的裸泳。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