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德華

音樂,啤酒,妳的背影。
陰天,電影,妳的痕跡。

我不开心地活过了30多年,可能以后的若干年还是要这样不开心的活下去。

哎,一个正常男人总是把不开心放在脸上,这真叫我有点难为情。

我觉得之所以不开心,是因为我也不知道什么才是开心。

所以就这样一直走过来。

反正当我知道我是不开心的时候,我已经是这样的不开心了。

哎,真矫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