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德華

音樂,啤酒,妳的背影。
陰天,電影,妳的痕跡。

再不动情,你便错过了良辰

"╰+梧桐メo:

1)
我对麦高说,我想去参加《非诚勿扰》。 

麦高石化数秒后,凭空生出几声典型的麦式笑法,然后说,好啊,我挺你。 

我将头别过去,以为会像偶像剧里那样迎风掉几颗泪出来,哪知头还没转过去,就听麦高啊的一声惨叫,切,这厮,不拿奥斯卡小金人亏大了,动不动就入戏,只不过我的马尾辫扫到了他饱经沧桑的脸而已。 

是的,我爱梳马尾,高高的那种,走起路来,它比PP摆得还要招摇。 

麦高说过我不止一次,人要有勇气不断地推翻过去的自己,比如,以前梳马尾,现在可以换个形象,波浪卷,爆炸卷,玉米卷。我说,想不到啊麦高,原来你好的是这口! 

也不为怪吧,这世道,在男人眼里,哪还有清纯款的呢,与其没有,女人不如性感一些。 

早两年,麦高不是走这款路线的,我那时远没有现在会装扮自己,可在一次朋友聚会回来时,他送我,孤单的下弦月作证,他差一点向我表白,若不是一只鸟看不过去他支支吾吾的笨拙样子将便便拉到他头上,估计我俩的娃儿现在就可以打酱油了。 

不幸的是,那晚之后,麦高再也没向我表达过什么,连暗示都没有。朋友去玩,喊着他,也喊着我;同学聚会,喊着我,也喊着他。我都不知道,我们人生刚过五分之一而已,怎么就会有那么多交集。 

在一起,嘻嘻哈哈,推杯换盏,起先,大家都是分头问我们两个,怎么没有带着那一位啊?时间久了,当多数都携家带眷的,唯独我和麦高二人两手空空,便有人说,你们就别挑了,什么爱不爱啊,几十年后我们再相会,送去火葬场,全都烧成灰,你一堆,我一堆,人人都有份儿,人这一辈子还不就这么回事嘛! 

好一番苍凉的话,兜头一浇,比凉水还管用。还在坚守着缘分不是找而是等的我似头中爆栗,幡然醒悟。 

所以,才有了我开头对麦高使出的那句话。 

2)

我被麦高伤了自尊,我都暗示成那样了,他居然不接招。再也不想理他,至少三天。 

恰好公司要组织去白云山游玩三天,可以携带家属。 

袁洋立即从MSN同事组蹦哒出来:蒋小京,你带不带家属? 

我笑,我想带也没有啊。我回复袁洋:说不定,明早出发前才能确定。袁洋又回复我,不要带了,我做你的御用摄影师。又再三强调,你若带,我就不去,今天下班前给我个回话,不然我就不去了。 

说实话,袁洋长得挺帅的,人缘又好,销售业绩排在前列不说,还兼做全公司的电脑维修工。平常没少听同事的好话,也没少得到美女同事的小恩小惠及小零食。每个人,好像对他都是不反感的。包括我。 

他也是喜欢我的吧,至少不反感。男才女貌,年龄正当好,不是没有可能。前提是,没有麦高。 

可我不信袁洋那张嘴,天天抹了蜜似的,不管我是穿长裙还是短裤,他都口口声声夸赞我漂亮。我不是凤姐,我还有点儿自知之明呢。 

第二天,旅游大巴出发时,小组点名,才发现袁洋没到。不会吧?我的心陡然动了一下。偷偷给他发短信,他回,我说什么你从来不信,这下你相信我了吧。 

山中的风景很美,可没有喜欢的人在身边,再美的景都是索然无味,连爬山都失去了勇气。当同事们兴致高昂地爬山时,我在山下的森林氧吧里看绿植,在秋千上和蝴蝶蹁跹,在牡丹亭里叹春光易逝愁深牵。 

春色撩人心欲醉,这般的良辰美景,唯独少了男主角。 

3)

麦高终于给我打电话了,我乐不可支的样子若被那些个因爱情苍凉的人看到,一定会骂我没出息。女生要在爱情面前学会矜持,哪怕再爱。 

好吧,麦高,对不住了,本小姐是从牡丹亭归来的人儿,不是一个电话就可以忽悠走的。我没接,而是打开电脑,继续用《伊甸之东》来打发周末

看到混出一番成就的东哲终于鼓足勇气回去给妈妈过生日,而又被妈妈误会时,我的泪不可抑制地掉了下来。因为,我想起了和东哲同样命运的麦高。苦孩子出身,有足够的坚强,但也抵不过险恶的江湖,一心想出头,却遇人不淑,好在这两年上天眷顾了他,不亏他东山再起,还有了一番成绩。想起他这一路走来的辛苦,我都禁不住地疼惜。可不曾想,正在我脆弱的小心灵无比煽情时,电脑突然黑屏。气得我又是擂显示器又是击主机,电脑死活没反应。 

在房间里跑了三圈之后,平息怒气,打电话向袁洋求救,还未开口,只听他说,这么巧,我也在想你。 

袁洋来我家了。 

我本想在电话里拒绝他的,听我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他说一定是电脑坏了,我知道你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想起我。 

我问袁洋渴不渴,热不热,客气得像迎来了远房亲戚。袁洋也没再贫嘴,他可以当众表达对我的喜欢,也可以因为我而舍弃单位的出游活动,可真是独处一室,他好像没有多看我一眼的冲动。 

电脑也是欺软怕硬的主儿,看袁洋来了,居然自动好了,这不明摆着是我调戏袁洋嘛! 

袁洋坐了半个下午,陪我看了两集的伊甸,他看不懂剧情的错综复杂,我讲给他听后,他说,东哲自始至终只爱汤勺一个女人?怎么可能?现在的男人……他知道我会为他接下来的话减分,便转了话题:我要走了,看转播的世界杯去。 

我送他到门口,他对我说,你笑得真好看。 

4)

麦高失踪了。 

自我送走袁洋的那个下午起,就开始打电话给麦高,可是他的电话一直处在无法接通中。 

一开始,我是想电话告诉他,我用不用参加《非诚勿扰》都不缺男人追的,他再不动情,将悔之晚矣。 

渐渐地,我是想电话告诉他,麦高,你个小气鬼,我一次电话不接,你居然这样惩罚我。 

最后,我只是想电话告诉他,麦高,你快回来,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没有麦高的日子,我在伊甸里看东哲,也在看他。我也聊MSN,但很少在袁洋向我发送玫瑰或拥抱时回应他。在他去我家帮我修电脑的那个下午,我经不住他在转身离开之际夸我好看,纠结的我给以前辞职的小同事也是现在的蜜友发短信求助,她光速回复,小妞,速远离该男!他也是这样对我的,现在的男人,个个都是打了鸡血似的,没一个靠谱的。 

袁洋再骚扰我时,我回他,对不起,袁洋,我有男朋友了,他很优秀,当然你也很优秀,我说的是修电脑方面。最后,我还要多说一句:男人可以动情,但不可滥情。 

没有男人骚扰的日子,真清静。可越清静,我越是想念麦高。 

在我第N+1次轮番轰炸之后,麦高终于回电话给我了,电话里很嘈杂,能听得出来他那里落着很大的雨,他很大声地说,我在江西鹰潭做志愿者,手机前天被洪水冲跑了,我现在用的别人的手机。信号并不好,但我能听得清他说的“我想你”三个字,也听到他最后说他这次怕是回不去了,让我打开他的什么网络遗嘱,他有事情拜托我。 

我哭了,比看韩剧还稀里哗啦。我打开他的网络遗嘱保管箱,看到他在遗愿清单一栏里写: 

小京,1998年的那场洪水让我失去了家园,所以,看到近日江西连降大暴雨,多地出现严重洪灾,我决定去往灾区献出我的一份力量。 

这几年我之所以没向你表达我的心声,是因为当一个男人事业没有一番成就时,连小鸟都鄙视…… 

我之所以让你烫卷发,是因为你娃娃脸,梳马尾,看上去那么幼齿,走在路上让我感觉我的沧桑脸和你严重不配…… 

但我想告诉你,这么多年,我唯一爱的,是你。 

我的泪再次落下来,但很快哀伤就代替了欣喜,因为他还当真立下了遗嘱。乌鸦嘴,你以为你是《人在囧途》里的王宝强,说死就死啊!遗嘱备份一栏,还将财产分成了三份,一份给他的老母亲;一份给灾区需要的人;一份给我。我不要你的财产,哪怕再多,我要的是,麦高你个臭小子! 

5)

半个月后,我在火车站出站口脖子伸得快成望夫崖了。我改变了发型,但不是卷发,而是梳了两条麻花辫。牡丹亭畔抱花眠。我想告诉我接的这个男人,在牡丹亭小憩的那一刻,我特想穿越一下用古典的方式去爱一个人,我梳了麻花辫,可眼里梦里仍是他。 

看到他出现在出站口,我小鸟一样扑过去,尽管他比起之前消瘦了许多,可我觉得他的肩膀那么值得依靠。 

回家的路上,他揪了一下我的麻花辫,笑了。我说,我就知道你该笑我是林无敌了。他说,不,像三毛。 

嘿,这小子,想不到现在还会安慰人了呢。想起那个遗留问题,我坏坏地问他,我以前说想去参加《非诚勿扰》,你怎么不劝阻我?你就那么放心?他说,多少期还选不走一个呢,况且去的男选手个个歪瓜裂枣的又惊人又雷人,比一比你就知道我有多好了。 

可是,我在电视里看到了你,你被电视台采访时被评为优秀志愿者呢。 

他笑了笑,将我温柔地揽在怀里,像个男主角一样说着无比诗意又无比煽情的台词:我知道我的肩上可以佩戴任何勋章,但远不如这一刻荣光。 

这是梭罗的话,哦,不,在我眼里,这是眼前的男人,只说给我一个人听的话。对,我也有话说给他:这么多年,我唯一爱的,是你——麦高。 

 

评论

热度(239)

  1. Beller_yun"╰+梧桐メo 转载了此文字
  2. 未命名"╰+梧桐メo 转载了此文字
  3. Astrid"╰+梧桐メ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