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德華

音樂,啤酒,妳的背影。
陰天,電影,妳的痕跡。

“用莎碧酒冰过的生蚝滑入喉咙时的感触,那是充满情欲的感触。”

          这个叫做村上龙的孤独男人在电影般的穿梭空间里走过一个又一个女人,他若有所思的留恋着每一个女人的体香,却从不留恋的回头看一眼,这是那些在风华正茂的年纪、稍稍有些姿色的孤独大叔们常做的事。
这些看似零散的关于邂逅和女人的故事让我想起了“爱你九周半”。但这字里行间的悲伤和无奈显然并非指向于那些简单的情欲和嗅觉,更多的,是有些类似于“在云端”的宏大人生。
   你当然知道这世界上美好的事物很多,比如美女。但对于一个成熟的无可复加的男人来说,美貌对于一个女人并不算什么,那大抵就像是一道卖相出众的菜肴,如果口味惨淡的一败涂地,那还莫过于听一声盘子落地的声响干脆。所以,那些美味称绝的女人,隐藏在言语中的勾引味蕾的不安定的东西,大概就是摆在桌上的美味了吧。
   男人不能没有女人,却不能离不开女人,就像人生离不开美食,却不能只迷恋于一道美食。美食的世界离不开旅行,从一道美食到另一张餐桌,就像从一个女人到另一个怀抱。这不是旅行的意义,这是人生的意义。
所以,在第九个故事里,从男主角闪烁其词的对话里,我终于还是不情愿的相信,这世界上的美食实在是很多很多,关于婚姻,关于牵手的爱情,还是等一等。而或者,干脆就让我们还是期待下一个美好的邂逅吧,那种人生的美好,不是么?就像佳肴入口,何必念念不忘?
          既然曾经爱过,又何必真正拥有你。 

举报


 

评论

热度(7)